• Nov 21 Tue 2006 20:20
  • 暴躁

期中考總是令人很暴躁。


那個…水文我很努力寫了
會不會過要看我的答案跟老師想要的答案一不一樣了
平常我做了這麼多好事,應該會有好報吧,噗。

為什麼期中考才剛開始?
為什麼還剩那麼多科?(廢話,因為期中考才剛開始。)
如果想要被當的話其實前一天根本就不用熬夜也可以直接交白卷就好
但是我還是熬夜了而且還認真的算那個什麼桑士偉水平衡
所以,結論是我還是不太想要重修水文學。

叫什麼學的都很難懂。

cljh8001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047
  • 歐~我快解脫了>"<

    解脫後才是惡夢的開始...嘖嘖!